您的位置:一一小说 > 历史军事 > 阴倌法医 > 第三十六章 28楼

《阴倌法医》 第三十六章 28楼

    “??”

    我想要询问,却觉嘴巴、嗓子眼、和鼻腔里一阵刮痛,忍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连续的剧咳中,竟是不断有血从口鼻之中喷出,等咳嗽稍止,挡风玻璃都染红了大片。

    静海心有余悸道:“你别说话了,要不然,就算能保住小命,你也变成哑巴了。现在,你就只听我说。我一直都跟着你,如果有脏东西缠上你,我不会不知道。可现在的的确确有脏东西附在你身上,我没有发觉,是因为那东西根本不是鬼,而是?!”

    我捂着胸口,惊疑不定的看着静海。

    静海摆摆手,“你别说话,听我说。人死为鬼,鬼死为魙,这是定律。可是鬼死之后,还有另外一种特殊的形态,就是?。咱家现在来不及跟你多解释,你只要知道?就是魙的一种,却比魙要可怕的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刚醒来时,还能发出声音,这会儿只要喉头一动,口鼻连带喉嗓就像是刚吞过一大把细玻璃碴子似的,钻心的疼。想要询问静海,却是一个音节也不敢发出。

    静海像是知道我此时的状况,急道:

    “你记住,被凶?缠身,想要保住性命,就最好不要再单独一个人。如果是一个人,那就必须保持清醒,否则再有一次,就真的神仙也救不活了。好了,不能再耽搁了,赶快上楼,去找白晶。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老和尚就消失了身影。

    白晶?

    我猛一激灵,看看时间,居然已经过了中午。

    白晶陪王欣凤上去,都已经超过两个半小时了,不光没下来,还连电话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我转过背包,推开车门,看清脚下的地面,试探着迈出一条腿。

    刚脚踏实地,就听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说:

    “耶!这不是徐阴倌、徐主任嘛!”

    扭脸一看,这人双手拢怀,一脸怪相,梳着油光水滑的大背头,居然是潘颖!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来,大背头的家貌似就在这个小区里。

    潘颖本来还吊儿郎当,走近一看,顿时慌张起来:“你怎么满嘴都是血?出什么事了?这玻璃上的血,都是你的?”

    我不敢说话,也不能说话,反手抽了几张纸巾,跳下车,边擦嘴边快步往楼里走。

    大背头跟在后面,急着道:“你倒是吭一声啊?不行,我得打给岚岚,打给云姨……”

    我忙回过头,冲她摆手,又指了指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说话?”潘颖眼神更加惊恐,“你该不会让人把舌头给割了吧?”

    我一把将她拉进电梯,按下28楼,又用手指蘸了点血,在电梯墙上写道:中招了!救人!

    潘颖神色一凛,“知道了,你现在不能说话……那我要不要打给大宝,让他来帮忙?”

    我摇头。

    白晶和王欣凤上去这么久都没下来,多半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我人在车上,还险些丧命,那两人的处境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,无论找谁,等人来了,黄花菜也凉了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电梯停在顶楼,我快步走出去,急着按2801的门铃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按铃还是拍门,里面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潘颖问我:“你是不是记错门牌了?是不是对面?”

    我摇头,王欣凤上去前说的清清楚楚,她家就在这栋楼顶层1单元。

    潘颖从来都是想一出是一出,直接就去敲对面单元的门。

    按了没几下,听到开门声,我下意识一回头,见到开门那人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这人居然就是王欣凤!

    她换了衣服,虽然是出门的衣服,但却披散着头发,眼睛惺忪,像是刚刚睡醒。

    我满心疑惑走过去,却苦于不能开口,想了想,右手点指左手腕,做了个看表的手势。

    王欣凤愣了愣,抬手一看手表,“哎呀,都这个点了!”

    她转身就往屋里走,“白小姐,你怎么没叫我啊?”

    我直觉不对,跟着进了屋,左右环顾,差点又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栋楼是一梯两户,2801和2802两个单元,居然是打通了墙,两户连成一户。

    王欣凤边挽头发边说:“我本来想洗个澡,换身衣服就走的。可我实在太累了,撑不住就想睡一小会儿。我让白小姐给你打电话说一声,让她到点叫醒我……她人呢?”

    没等她说完,我已经差不多把所有房间都找了一遍,却都没发现白晶的身影。

    王欣凤还有些迷糊:“她是不是出去了,要不你打个电话给她吧。”

    我拿起茶几上的手机,冲她晃了晃,径直收进了口袋,又指了指沙发上的米黄色皮包。

    手机是白晶的,她的确有可能趁王欣凤睡着的时候出门,可是以白晶的习惯,要是出门,又怎么会不带包和手机呢?

    潘颖问我:“你是来找人的?找白小姐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潘颖左右看了看,边走向一个方向,边说:

    “她要是没离开过这里,那就应该在二楼。”

    二楼?

    潘颖走到一个用来摆设工艺品之类的立柜后方,扭过脸,透过镂空对我说:

    “都说顶楼不好,可这个小区买顶楼,送阁楼,还送个大露台。所以我家买的也是顶楼,就是当初没想起来,像这样一次性买两套,中间打通……”

    我走过去,见那里果然有向上的楼梯。

    王欣凤跟过来说:“上面的阁楼也打通成一套两间了,我爸平时喜欢摆弄盆景之类的,就非得住上面。”

    我越来越有种心慌的感觉,想要跟她说些事,却苦于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王欣凤也觉出我有些奇怪,却说道: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想着要上去给爸拿换洗衣服的,你们一起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想迈步上楼。

    我拦住她,微微摇了摇头,自己当先迈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王欣凤是巧山石业的销售主管,又是未来的女东家,住大房子不奇怪。

    老人住在顶楼,方便赏弄盆景花卉,也不稀罕。

    可是,白晶无疑是很有教养的。怎么可能不经允许,趁主人睡觉的时候,擅自去上一层呢?

    王欣凤家的房子装饰普通,却很显大气。可通向阁楼的楼梯,是初始建成,很难更改。

    所以这‘之’字形的楼梯仍是有些狭窄,大点的家具也搬不上去。

    我亦步亦趋的走到拐角,转过弯再往上走,没有任何特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视线刚刚触及上层的布设时,突然间,身后传来一下似婴儿啼哭般刺耳的叫声!

    我猛一回头,却见潘颖跟在后头,正眼皮上翻,眼神邪异的看着我……